16岁少年被指猥亵杀害堂妹 羁押6年后获释(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13:51

6年前,16岁的河南淮阳少年宋争光被警方认定猥亵杀死9岁的堂妹。他两次被判无期徒刑,河南省高院两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2013年初,当地检方撤回起诉。而人却没被释放,仍关在看守所里。

2013年12月29日,在乡派出所的“作保”之下,宋争光终于走出了看守所。但犯罪嫌疑人的名头还是没能摘掉,他仍然处于被取保候审的状态。

律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由于法律没有规定侦查期限,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宋争光可能会一直背下去。

回家被关6年 背着“杀人”罪名取保

获得自由的消息,对宋争光来得有些突然。

2007年7月14日,16岁的宋争光被警察从家里带走。7月28日,他被警方认定涉嫌故意杀人、猥亵儿童罪,予以逮捕。

2008年3月28日,河南周口市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宋争光犯故意杀人罪、猥亵儿童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宋争光不服提出上诉。

2008年7月,河南省高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发回周口市中院重新审理。2008年10月至2012年3月,周口市中院先后两次开庭再审。

2012年3月23日,周口市中院再审宣判此案。法院仍认定宋争光构成猥亵儿童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宋争光再次提出上诉。

同年11月6日,河南省高院再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将此案发回重审。

2013年3月,周口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宋争光一案撤回起诉,周口市中院裁定准许撤诉。此时,宋争光已经在看守所里度过了6年的光阴。

“进去的时候他才16岁,现在都快23了,模样都变了!”望着走出看守所的儿子,宋现友和辛连英夫妇泪眼婆娑。

在回罗庄村老家的途中,辛连英说:“我们不懂,周口市检察院已经撤回起诉,但为什么不是无罪释放,而是取保候审?为什么还要这样搞?”

涉案9岁女孩被杀16岁堂哥被抓

6年多前,时年16岁的宋争光被警方带走后一直被关押在淮阳县看守所,他被卷入一起杀人案。

2007年7月14日下午,淮阳县冯塘乡罗庄村。这一天,大雨连下了近一个月,村边树上出现很多“爬猴”。“爬猴”可当药材,也可食用,因为有人收购,村里很多人趁雨小的时候到村边树林捉“爬猴”。

当时正值暑假,上小学3年级的9岁女孩小玲(化名)跟着母亲和哥哥到村西北的树林里抓“爬猴”。

随后,母亲带着哥哥回了家。可直到晚饭后,小玲仍未回家,小玲妈妈发动村民寻找,直到当晚12点仍没找到,遂报警。

第二天一早,村民陈某下地干活时,在棉花地东头的树林里发现一只红色塑料鞋。经家人确认,它正是小玲的凉鞋,村民们随后找到了小玲的尸体。

经法医检测,小玲面部等身体多部位出现淤血肿胀及擦伤,会阴部有淤血、水肿和撕裂伤。警方认定:小玲系被他人扼颈致昏后,移入水沟,溺水而亡。

确认小玲被杀后,警方开始走访。一名曾在现场附近捉“爬猴”的女村民称,曾看到同村村民宋争光在事发的树林出现过。

7月16日下午,宋争光被警方带到郸城县做心理测试。测试人员以小玲被害前后所穿雨衣的位置为目标问题进行测试。警方称:测试结果反映,被测人员在撒谎。警方将宋争光定为重大作案嫌疑人。

2007年7月17日,经讯问,警方称宋争光对杀害小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次日,宋争光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

根据检方指控,2007年7月14日下午5时,宋争光见小玲一人在树林中捉“爬猴”,顿生歹意,遂将其掐昏猥亵,并将其移入西边水沟内,致其死亡。随后,宋争光将小玲所带物品藏匿后逃离现场。

宋争光与小玲是堂兄妹关系,俩人都住在罗庄村。“出事前,俩家关系很好。”辛连英称。

翻供儿子推翻有罪供述父母因申冤获刑

面对指控,宋争光在法庭上推翻了之前的供述。他说,自己做出有罪供述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称民警把他的左腿打断了。

其辩护人则表示,宋争光作为未成年人,警方讯问时,没让监护人到场和签字,不应作为合法证据。

宋争光的父亲宋现友也认为儿子不会杀人,结合儿子的腿伤,宋现友认为办案人员对其儿子刑讯逼供。为此,他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被警方认为“影响了有关部门工作”。

2009年4月24日,淮阳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宋现友和辛连英有期徒刑2年6个月。

2013年3月,检察院虽然撤回起诉,但宋争光仍被羁押在淮阳县看守所。

宋争光的代理人蔺文财表示,省高院两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说明司法机关查明的事实不清楚,存有疑点,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认定被告人有罪。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应该无罪释放宋争光。

此后蔺文财和宋现友夫妇多次到检察院、法院反映情况。

出狱乡派出所交保证金人被取保

2013年12月29日,宋争光被释放。“但他们留了尾巴。”蔺文财说,走出看守所的宋争光拿着取保候审决定书,日期是自2013年12月28日起,取保的前提是交纳1000元保证金。

“我们没交过任何保证金,也没签过字,是谁把儿子保出来的呢?”宋现友夫妇经过了解才得知,给宋争光担保的竟是当初抓走他的公安机关。

蔺文财表示,法律规定,近亲属、辩护人有权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在实际操作中,公安机关在亲属不去办理手续的情况下,可以为犯罪嫌疑人办理取保候审措施。

此前,公安机关曾想给宋争光办理监视居住手续。但因为多年上访,宋家的房子已经坍塌,全家人居无定所,因此不具备监视居住的条件,只能办理取保候审。

蔺文财认为,法律规定,撤诉案件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公安机关只有两种处理方式:如果有新证据,就将案件重新移送到检察院;没有新证据,就只能撤案。

他表示,撤诉要经过检察院同意,如果检方不同意撤,在实践中,案件就只能“挂着”,也就是说宋争光将一直背着犯罪嫌疑人的名头。至于什么时候能“洗刷罪名”,要看公安局的案件办理情况。如果真凶永远抓不到,就一直无法结案,而法律对公安机关的办案期限没有规定。

“这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点。没有最终结论,对像宋争光这样的人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河南李怀亮冤案,就是在拖了6年后才宣布无罪的。”蔺文财说。

昨天下午,宋争光一家三口回到家。家已经塌了。一家三口服刑期间,6间房子塌了2间,屋里被偷得空空荡荡。

“6年前被抓时,我儿子是一个爱笑爱闹的正常孩子。现在,他成了一个不哭不笑眼神空洞的木头人,我心里刀割似的难过啊!”辛连英握着儿子的手哭着说。

在与《法制晚报》记者3个小时的采访对话中,23岁的宋争光一直眼望远方,木呆呆地坐在母亲旁边,似乎在讲述别人的经历。当问到被羁押了6年是否想家时,他终于哭了出来。

对话获释人

“以为警察问完情况,我就能出来”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你6年前被抓时上几年级?学习成绩好吗?

宋争光:上初二,我成绩很好,考试没下过全班前6名。

FW:被民警带走你害怕吗?

宋争光:不害怕,我觉得我没做坏事,警察说带我去派出所就是问问情况,一会儿就能出来。

FW:小玲死了,你去过现场看吗?

宋争光:当时发现小玲死了,村里人都去现场看,我也去看过。但我没杀人。

FW:既然你没杀人,为何认罪?

宋争光:到了派出所他们打我,一个当官的拿出一张释放证,说只要我承认杀人了,就马上会放我回家。后来我发现,自己被骗了。

FW:怎么发觉被骗了?

宋争光:我认罪后,他们不放我回家,都说我是杀人犯。后来我改口说自己没有杀人,他们就开始打我,用脚踹我,实在太疼了,我就承认自己杀了堂妹。

FW:听到被判无期徒刑时你什么感受?

宋争光:我哭了。我真的没杀人,法庭上受审时,我爸妈说你一定要说实话,我就说我是因为挨打才承认杀人的,但法官不听。

在看守所里,我也跟民警说我没有杀人,但他们都不相信我。

“天天想被释放,没想到突然就出来了”

FW:从看守所里出来了,你高兴吗?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要被释放?

宋争光:高兴。今天(12月29日)早晨,看守所所长拿来几张纸告诉我说,只要我在纸上签上名字就可以出去了。我天天盼着被释放,但没想到突然就出来了。

FW:被关在里面的6年多里,你每天都干什么?

宋争光:剥蒜,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吃完早饭就开始干,每天要剥一大桶,我年龄小,经常完不成,总加班到晚上12点。

FW:在看守所里想家人吗?

宋争光:以前从没有离开过家。在里边,尤其是过节时,特别想父母。想的时候就躲在被窝里哭。

FW:出来以后你最想吃什么?

宋争光:在里面,天天吃稀饭和馒头。现在最想吃肉,一出来,我妈就给做了红烧肉。

FW:你现在还想上学吗?

宋争光:想啊。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要考大学,找个好工作,养活父母。现在不知道还能上学不。

FW:你今后还有什么打算?

宋争光:想好好养身体,然后出去挣钱养活爸妈,报答他们。

对话母亲

“我和他爸坐完牢,房塌了家也被偷空”

FW:孩子他爸今年刚50岁,可看上去比同龄人老很多。您比他小一岁,可也是满脸皱纹。这6年来,你们都在为儿子做什么?

辛连英:为他洗冤,四处反映问题。这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FW:出事前,家里的生活怎么样?

辛连英:当时爱人带着人在外省做装修,一年能挣10万,家里不愁吃不愁穿。我家的经济条件在村里数一数二。在院门上贴瓷砖的,我们是村里头一家。

FW:房子什么时候塌的?

辛连英:我和爱人刑满获释后,3间正房塌了2间,房子里的东西都没了,旁边3间厢房里家具等物品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里面空空荡荡的。

捡起地上扔着的一张全家福,我忍不住大哭起来。哭完后,我俩就跑到省高院反映问题去了。

FW:当时你们没报警吗?

辛连英:我丈夫报警了,后来公安局、乡政府、法院都来人了,但之后没下文了。我至今都不知道东西是谁偷的。

FW:你们现在住哪儿?靠什么生活?

辛连英:我们到处打游击,现在一家人在亲戚朋友家轮番借住。乡政府后来以危房改造的名义,给我们补助了15000元。

“我们想让儿子先变回一个正常人”

FW:什么时候知道儿子要被放出来的?

辛连英:2013年12月28日晚上,乡派出所所长给我打电话,说让第二天去接孩子。以前派出所就跟我们说过,让我们给孩子办取保候审手续。我们认为儿子应该被无罪释放,所以就没去办手续,没想到派出所给我儿子做了担保。

去之前,我花了300块钱从里到外给儿子买了新衣服,我要让他和过去告别。

FW:儿子变化大吗?

辛连英:整个人都变了,胆子小了。进去前他很活泼、爱说。现在像个哑巴,就那么呆呆地站着,问一句话说一句。

FW:您怎么觉得他胆子变小了?

辛连英:现在他无论走到哪儿,都要拉我胳膊,寸步不离我。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我们一家三口要睡在一张床上。晚上他老是做噩梦吓醒,睡觉的时候还要抓着我和他爸的手。他说总梦见自己挨打,总担心突然有一天又被抓进去。

FW:见儿子走出看守所,你和孩子爸什么心情。儿子看见你们哭了吗?

辛连英:我俩都哭了,可儿子只是面无表情地让我们别哭。儿子连爸妈都不会叫了,我心里像刀割一样疼。

FW:今后有什么打算?

辛连英:儿子最好的6年光阴被关在看守所里,恐怕一时适应不了外面的社会。我现在就是陪他到处走走,让他慢慢地适应,让他先变回一个正常的人。(记者 洪雪)

中国海军舰艇已赴地中海为运输叙化武船德政府不点名批评安倍政权 劝日本诚实北京收费站闯杆逃费依旧 工作人员拦闯河南男子拘留通知书罪名空白 官方称已伊朗官员称伊核问题第一阶段协议1月下一艘中国货轮在印度孟买港起火悉尼在烟花和狂欢中迎来新年网恋男女同居生子 次日将孩子送人深圳城管队长当街被砍12刀 行凶者砍盘点全球迎新年奇葩习俗:智利情侣墓地辞旧迎新 德国吃鲤鱼意大利跳河悉尼在烟花和狂欢中迎来新年女信徒疑似逼女儿供教主性侵 没收其日民政部:公办养老机构将全部转制 不再婴儿出生两个月死亡医院被诉 院方称家一大陆游客在台确诊感染H7N9禽流感江苏老人在台确诊染H7N9 同旅游团温州两姐妹一起洗澡浴室晕倒 一人口流北京市海淀区一纪检干部因在发廊内嫖娼京津冀鲁晋实现ETC联网收费 明年全北京新摇号系统今上线 可显示每期摇号环保部:京津石今年6月底前提交污染源男子温州连续强奸女白领 三年后因偷车男子性侵女同事遭侦讯 怒斥办案人:我女孩见网友过平安夜 见面被两名男子强女子自拍裸照安慰网友反遭对方敲诈穆沙拉夫表示针对他的指控都是“捏造的新华国际时评:膜拜“东方纳粹”就是加绍兴农贸市场现两只世界濒危动物北美鳄网络文学三足鼎立初形成 未来巨头圈地美国多个州爆发H1N1流感病毒 上万普京特赦政治对手被赞比任何时期都要“杨洁篪出席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高级别乌克兰多派举行集会 美国参议员为反对奥巴马幕僚团添新成员 将关注气象与能法国旅游部长:法中旅游合作前景广阔 任贤良:多讲讲好普通百姓的追梦圆梦故巴基斯坦陆军任命新参谋长 将面临多方美国议员怀疑伊核问题协议 将促美追加张艺谋“超生事件”风波再起 公众呼吁气象台发暴雪黄色预警 东北地区局地有逝去的琉球文化【组图】沙特被曝将请巴基斯坦帮助训练部队推翻部分高校将学位证挂钩英语四级 教育部盘点31省(市区)一把手群众观:将心杭州本周上半周晴天下半周进入阴雨模式俄军事试验场爆炸6军人死亡 或因未爆浙江平湖:30吨对二甲苯槽罐车侧翻泄土防长称购中国导弹出于自身利益 不影德媒称意大利混乱税收体系令贝卢斯科尼